王兆星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,降杠杆就包括降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,过去几年这两类主体增加了很多债务,这些都是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降杠杆,在化解地方和企业债务过程中,已实现了稳杠杆和债务的下降,“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不断深化,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降杠杆工作还要继续”。

据周亮透露,银保监会此前已落实针对民企、小微企业的收费减免政策,严禁不合规、不合理的收费。但还是有一些银行、一些中小金融机构变相增加收费,甚至“以贷定存”、“以存定贷”,变相提高了融资成本。“有些我们查到了,已经严厉纠正。也欢迎企业在碰到这些问题过程中向银保监会、向各地银保监局举报,我们将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绝不姑息”。